MG21点矿坑
工業園區
 
工程招標
商會博客
 
時事財經
首頁 > 時事財經 > 詳細信息
前瞻中美經濟對話: 期待BIT談判 關鍵突破
來源:admin 作者:admin 發布日期:2016-6-6 點擊次數:1177

第八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S&ED)將于6月6日到7日在北京舉行,這是奧巴馬政府在任內最后一次同中方舉行S&ED。雙方的愿望清單上,談了8年多的中美雙邊投資協定(BIT)位列三大議題之一,能否在奧巴馬任期內實現關鍵突破,受到廣泛期待。

在BIT問題上,美國財長雅各布·盧(JacobLew)表示“期待著看中方修改之后的負面清單將會是怎樣”,并希望中美BIT談判可以“能夠離終點線更近一點”。

與此同時,盧對人民幣匯率問題并沒有特別施加壓力,公開談話立場溫和。他表示,中國遵守了此前所做出避免貨幣競爭性貶值的承諾。

匯率爭議降溫

按照習慣,美方高級官員會將最希望討論的議題放在開場白中,這一次,他們集體新增了去產能問題。

上周五(6月3日)盧在韓國首爾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將在下周舉行的S&ED中敦促中方信守改革承諾,并治理目前正在干擾國際市場的過剩產能問題。

6月5日,由《第一財經日報》副總編輯楊燕青主持、在清華大學經管學院舉行的一場對話中,盧表示,即便僅從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方面來看,過剩產能意味著該國資源存在錯配,最終將破壞一個國家的經濟效率,他并希望中美能夠以在匯率問題方面溝通的方式來溝通過剩產能問題,言談富有勸說的味道,少有攻擊性:“我們看到在全球市場上出現的扭曲,就是因為過剩產能。中國經濟對于全球經濟和對于中美關系都至關重要。如果能夠在政策方面對此管控好,將非常符合中國利益。”

盧并表示,如以比國際市場價格更低的價格銷售產品,這對一個經濟體而言不健康:“你的經濟需要增長。今年需要增長,五年、十年、二十年后還需要增長。”

此前美國財政部集體發聲,敦促中方考慮去產能。美國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副部長西慈(NathanSheets)在5月24日參加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的一場有關S&ED的研討會上呼吁中國能夠令其工業領域更能反映全球需求,且希望在S&ED中能就這一問題取得一些進展。

就在S&ED召開之前,美國商務部在一段時期之內對多種中國鋼產品實施了不同的反傾銷和反補貼懲罰性關稅,在5月26日,美國際貿易委員會還發布公告,決定對中國輸美碳鋼與合金鋼產品發起337調查。

針對美國目前上述行為,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在6月2日的吹風會上表示,“我們有一個基本的原則,中美兩國出現貿易爭端,要根據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原則來解決之間的貿易爭端。”

“同時當雙方在貿易問題上出現爭端,要進行政策的溝通,要防止濫用貿易救濟手段。”朱光耀表示。

在匯率問題上,盧對于中方在令“人民幣匯率轉向讓市場發揮更大作用,實現人民幣匯率有序流動”方面謹慎地表達了贊賞之情,對中方的掌控能力感到樂觀,并稱目前中方已經取得了很大的進展。

盧認為,中方是否真有決心實現以市場為導向的匯率機制的標準,是看中方是否可以允許人民幣在向上和向下兩個方向波動,“市場有上行也有下行,是經常要浮動的。如果你的匯率更多基于市場,其測試并不是說只愿在下行時向下走,真正的考驗是在上行時是不是愿意升值。”

此前,盧在首爾接受采訪時也表示,中方信守了在二十國財長會議中所作的避免貨幣競爭性貶值的承諾,并指出中方近幾月來動用外儲支持人民幣幣值的做法是與上述承諾相一致的。

根據《金融時報》報道,美國財政部前駐華經濟與金融特使杜大偉(DavidDollar)認為,人民幣問題,“已經成為中美之間不那么靠前的問題了”。

IMF此前認為,人民幣在2014年中實際有效匯率大幅升值,當前的人民幣幣值不再被低估。

BIT:期望中方修改負面清單

八年中中美BIT談判已經進行了24輪;在去年9月時,中美兩國元首都指示經濟團隊,要強力推進BIT談判。

2015年,中美貿易額已達到5584億美元,中美雙邊直接投資額已經超過了1400億美元,而且還在迅速增加。

在這種情況下,如同朱光耀所說,中美都要求對方更加開放市場,營造更好的營商環境,以便本國的企業家分享對方經濟快速增長的收益。

以美國企業為代表的外企群體一直希望中方可以進一步開放市場。

中國美國商會主席吉莫曼在給《第一財經日報》的文件中表示:“服務行業應成為推動中國經濟發展的動力,但卻受制于投資限制,我們強烈呼吁中國開放市場,允許外國企業增加其向中國的投資。”

包括美國全國商會、中國美國商會等在內的游說團體都希望盡早看到中美達成BIT談判:此前美國全國商會會長多諾霍表示,希望中美能在2016年年底完成一份高質量、全面的中美雙邊貿易投資協定談判(BIT)。

在BIT進展方面盧此次表示,期待能夠看到中國修改之后的負面清單,雖然“在此次S&ED期間可能不會看到,但是希望在S&ED結束之后不久的將來能夠看到。”

中美在2015年6月第19輪BIT談判中首次交換了負面清單,正式開啟負面清單磋商模式。隨后在2015年9月第7輪(S&ED)交換了第二輪負面清單。

此前,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表示,中國沒有能夠在自己設定的3月底期限之前提交新的負面清單,并表示中美談判團隊將繼續密切接觸,致力于達成高標準的雙邊投資協議。

而中國商務部前任部長陳德銘3月在博鰲論壇上則表示,中美BIT談判“應該快到終點了,因為文本談判重要核心內容已經結束”,只不過目前雙方在負面清單上還有分歧,“美國要價很高”,中方在文化、電信增值業務等領域還存在一些分歧,再次是國家安全領域等。

陳德銘彼時表示,希望能在7月或8月之前完成談判。從此可以看出,在6月所舉行的S&ED亦將成為中美在BIT談判方面的重要節點。

不過,真正的挑戰和窗口機會也取決于美國國內政治對于自由貿易的態度。目前美國國會普遍存在著一股反自由貿易的政治文化,認為貿易和外國競爭導致了失業。而中美之間的這一BIT仍然需要美國參議院的贊成票。與此同時,就連奧巴馬力推的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議(TPP),目前在國會得到批準的前景也十分黯淡。

西慈在回答一個相關提問時表示,這更突出了達成一個高品質且雄心勃勃的BIT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西慈期望,BIT不僅要“起到令中國市場開放的效果”,而且也要有足夠的政治信譽,確保其被批準。

“在本屆政府所剩不多的幾個月,具有非常好的機會,我們應該要加倍地努力,希望能夠取得進展,”盧表示,“希望能夠離終點線更近一點兒。”

西慈日前也表示,美方將投入一切資源,爭取在奧巴馬政府任內完成談判。

上一條: 新農合確定參保就醫框架 讓“信息多跑路群眾少跑腿” 正
下一條: 6月3日財經早報:樂視48億定增復牌 社保降費潮
 
 
MG21点矿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