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21点矿坑
工業園區
 
工程招標
商會博客
 
光彩事業
首頁 > 光彩事業 > 詳細信息
萬科劉肖:很多互聯網嘗試 形式大于內容
來源:admin 作者:admin 發布日期:2015-4-27 點擊次數:1856

 “一個準80后……”

  “一個在媒體面前低調的人?”

  “笑起來有些壞壞的?”

  “在鏡頭前偶爾還有一點點緊張。”

  在本周一萬科的V-LINK社區發布會之前,劉肖在北京媒體面前一直表現得比較低調,即使一些媒體見面會上偶有露面,也表現得比較內斂,并沒有成為會場的主角。然而,旌旗流轉,隨著這位年輕的少帥正式接掌萬科北京區域的權杖,他也走到了聚光燈下,開始將北京萬科的未來、將自己對這個時代的理解娓娓道來。

  開篇語

  從2014到2015,市場變幻,新政迭出,有人說,江湖已不是那個江湖。無論你是否承認,地產界新的“戰國時代”開始了,上陣,是新一代職業經理人唯一的選擇,而這些新面孔,也給這個萬眾矚目的行業注入了新的血液和希望。

  即日起,新京報黃金樓市周刊及新京報微房產公號,開啟訪談系列,邀這些地產新銳講述各自的理念和宏圖,用他們自己的方式。

  談“互聯”和毛大慶還有更多合作可能

  新京報:現在有很多開發商都在利用“互聯網+”的東西吸引人,而萬科的V-LINK社區提出了We Work(創業社區)、We Learn(學習社區)、We Health(成長社區)、We Share(共享社區)這四個非常具有互聯網特色的概念。這些同目前房地產市場上其他主打移動互聯服務的產品有什么不同,它的核心在哪里?

  劉肖:V-LINK中,很重要的一點在于平臺的搭建。這集中體現在空間的共享,平臺的搭建,以及服務的價值。

  新京報:V-LINK社區,是你接任之后發布的第一個項目,為什么要做V-LINK社區?

  劉肖:互聯網時代的到來,給了中國文化一個新的發展機會,基于此的未來社區文化應該是自下而上的。你有沒有想過,現在孩子們展覽自己的習作都是在學校,但是社區其實是一個最天然的單位去做這件事。萬科現在所做的就是為大家提供這樣一個場所。社區文化就是在這樣一點一滴的交流中積累,并構建起來的。

  新京報:能不能和我們談一談We Work,你們在這方面同毛大慶先生的合作是怎樣的?

  劉肖:萬科的We Work實際上就是在為創業者提供高利用率和較低成本的辦公空間,與此同時還能夠為進駐同一社區的創業者提供一個創業交流的平臺,從而構成社區創業生態圈。而We Learn在空間上則主打一個分時教育的理念,在社區公共空間與創業者一起打造不同的教育配套。而URwork的創始人毛大慶先生是我的前任,更是萬科現在的外部合伙人,我們在We Work方面會首先尋求同他的合作,并且將社區創業產品首發我們的臺湖新城項目,至于合作方式,目前看來我是大慶的房東,以后可能還會有更多的合作形式。

  新京報:現在,有很多企業都在談觸網,但大多數所謂的觸網都停留在營銷階段。那萬科呢?

  劉肖:對,互聯網和營銷結合最基本的是客戶導入,再往后是客戶資源的共享以及大數據的分析和使用。萬科在每一個階段都有自己的嘗試,而且現在也在做。我們認為只有拉近客戶距離、真正能用客戶導向改造內部流程的嘗試,才是有意義的嘗試。所以我覺得市面上很多互聯網嘗試,有的是形式大于內容,亂花漸欲迷人眼。

  談萬科外界宮斗劇演繹脫離實際

  新京報:你怎么評價萬科這個企業呢?

  劉肖:只要證明你能夠在這個崗位上勝任,萬科就會給你舞臺,這就是萬科的價值觀。萬科是最沒有幫派的一個企業,同時,又是一個非常公開透明的企業。因此外界對于我們內部一些宮斗劇一樣的演繹就顯得脫離實際。事實是,在這里只要能夠證明你的價值,就會給你提供空間。

  新京報:萬科這個企業在行業內外受到較大的關注,除了規模和質量之外事實上和萬科的領導者、和萬科企業精神是分不開的。你認為萬科企業精神的核心是什么?

  劉肖:在我看來,萬科的核心在于自我挑戰的精神。比如郁亮登山,他自己管這叫做菜鳥登山記。郁亮登山的成功,依靠的是樹立明確的目標,制定科學的訓練規劃,以及不斷挑戰自我的堅持。現在,有很多運動,都是在實現這種精神,比如馬拉松或賽艇。在我心目中,郁亮登珠峰確實是實現一種自我挑戰的精神。

  新京報:此前有很多信息稱,萬科正在鼓勵員工創業,這是一種變相的裁員嗎?

  劉肖:我認為裁員這個說法是不太妥當的。因為我們并沒有強制性地裁撤員工。我們雖然鼓勵員工創業,但是他們也可以選擇不離開萬科。我引用郁總觀點,萬科以后也有很多人創業,但是萬科的戰略還是有清晰路徑圖的。當然,我們也有內部合伙人創業,事實上萬科還是比較鼓勵內部創業的,鼓勵我們的員工在其本職工作上想一些新的項目,從而開拓新的業務方向或者形式。

  談自己賽艇運動教會我更加自律

  新京報:萬科一直被外界戲稱為萬科運動員股份有限公司,好像公司的高管都是運動健將一樣,那么你有沒有什么運動愛好?

  劉肖:我喜歡賽艇。王石主席當選亞洲賽艇聯合會主席后,正在中國積極普及推廣賽艇運動。而我則是中國第一個民間賽艇俱樂部的法人代表。在杭州的時候我一般一周訓練兩次,如果條件允許的話,會選擇在西湖上訓練,劃行距離大多數時候是1.5公里。4人、8人、雙槳、單槳的賽艇都劃過。不過到北京之后,由于氣候原因,河道結冰,所以暫時擱置了。北京現在剛開春,我們也還在為賽艇找場所。

  新京報:你是怎么理解這項運動的呢?你從這項運動里又有何收獲?

  劉肖:賽艇是一個很有貴族氣息的運動,我理解的貴族氣息意味著對內的發力。因為貴族精神的本質不是享樂,而是自律,貴族精神要求你對別人、對社會做貢獻,所以要求你有一個對內發力的過程。確實覺得賽艇教會我更加自律,比如賽艇在轉彎時很累很累,但是它有紀律,必須先轉彎后喝水。所以我說,賽艇是一種沒有英雄、強調集體的競技運動,因為你不能比別人劃得快,而當你劃得很累的時候你也依然需要跟上別人的速度。

  新京報:你之前說過自己是處女座。那么在工作中,你有沒有被處女座的完美主義特質所困擾過?

  劉肖:別人說我挺從容的,我也不覺得我有完美主義的特質。從星座的角度來說,我認識兩個所謂的星座專家,一位說我是100%的獅子座;而另一位,也就是我的前任毛大慶則說我是100%的摩羯座。所以你看,星座專家們對于我是什么星座也是有不同的認識的。新京報記者陳禹銘

上一條: 薛志根:“幸福家會”萬事興
下一條: 黃志牧業:加大淺水蓮藕立體種植面積 推進生態農業發展
 
 
MG21点矿坑